免费发布信息
当前位置:首页 泉州新闻广角_泉州新闻网_泉州资讯 职场人生爸爸,说完这些也许我就放下了

爸爸,说完这些也许我就放下了

  • 2017/7/18 10:57:05
  • 来源:网络
  • 编辑:泉州生活_泉州房产_泉州论坛_泉州打折团购_人才招聘
  • 1846
  • 0
  • 0


爸,这么多年,我一直没有和你再深入交谈了,每次回家的交谈,都在不投机当中结束,你知道为什么吗?

 
爸,你还记得吗?小学一年级,有一个星期天,那天恰逢镇上赶集,我死缠着母亲,同意带我一同去镇上赶集。我记得,那天我妈摘了园子里一点黄瓜去卖,在农贸市场摆了一上午,顾客不是说黄瓜小,就是说颜色不好,要么看着老,呵呵,最后,卖了2元钱。我妈疼我,舍不得我挨饿,带我去一个饭馆吃饭,那是92年左右,都很穷,饭店里包子馒头飘出的香味,那有一种独特的魅力。母亲数数兜里的钱,就用卖黄瓜的钱,给我买了一小碗抄手,1块5,买了两个包子,五毛钱,我叫母亲吃,母亲说她不饿,我当时真是嘴馋,就一股脑全吃了,母亲就一直很心疼地看着我,最后,剩的抄手汤,母亲喝了两口。当时,我记得,你让母亲帮你寄一封挂号信给你东北的朋友,你一再强调那封信是多么的重要,那朋友多么的铁,他多么地能帮助你,结果去邮局,邮局人说,信封的地址写的有问题,回去核实好才能寄,不然错了就是白寄。在回家的路上,母亲带着我,一路走着,母亲问我,儿子吃饱了吗?没有,妈。哎,小时候,太喜欢说实话了。母亲考虑了一会,还是从我爸给的邮费中,拿了两毛钱又给我买了一个馒头。我现在才知道,母亲为什么要考虑了,因为你的暴躁,你的毒打,但伟大的母亲还是为了她的小儿子能吃饱点,还是拿了你寄信的两毛钱,给我买了一个小馒头。回到家,你脸色就极其难看,问到我妈信寄了没有,我妈说没寄,你就一把抢过钱去数,发现少了两毛,你就开始大骂,很恶毒地骂,骂完了我妈,又骂我,“你个龟儿子,是不是你好吃(四川馋嘴叫好吃),把钱用了,你个猪,你有个球用,就知道吃,你去把圈里的猪屁股,抱住啃啊”。我那时候,就坐在碾盘上哭,哭自己怎么就要吃那个馒头,觉得自己犯了不可饶恕的罪过,觉得自己真是有罪,一个劲地给我爸说“我以后再不让妈妈买吃的了,我错了”我爸骂了一个小时,我妈哭了一个小时,我哭了一个小时。
 
从那以后,爸,你知道吗?每次上街,我从没主动找你要过一点点零食,就算饿的不行,我都不会说。你也许早已忘记了,但我记住了,你当时的暴怒。去年圣诞节,我路过镇上去给爷爷上坟,我在曾经的老饭店门前点了一根烟,静静站了一会儿,爸,你那会站在我旁边一脸笑地和我搭话,你肯定不会知道那会儿我在想什么,我在想,买一千块的包子,放在你面前,让你吃个够,还给你。你急急忙忙寄出的信,压根你所谓的铁兄弟,就没回你信,爸,你那时候,对家人真的不好啊!你反省过吗?当我看到《士兵突击》三多他爸打他,让他当兵那段,我哭了,我看到了当年的自己。爸,你知道吗?
 
爸,你还记得吗?小时候,农村一到了6,7月份就青黄不接了,母亲就在田间地头种了很多南瓜,你给母亲说,你不能吃南瓜,每天中午,我记得,母亲在锅里垫很多南瓜,南瓜上面蒸一点白米饭,每次,我妈给你盛一大碗尽白米饭,然后我一碗一半南瓜一半米饭,母亲就是一碗南瓜,偶尔一点米饭。你吃的是那么坦然,那么理所当然,你是怎么吃得下去的。有一次,没米了,给你碗里加了一小铲南瓜,母亲想匀一点米饭给我,你当时就不愿意了,破口大骂,那顿饭我是哭着没吃,一口都没吃。你是皇上,我们都得是奴才,都要供着你。我当时真的担心,母亲会饿死,担心南瓜吃多了,母亲会死掉,我好害怕,你知道吗?你知道吗?
 
爸,你还记得吗?98年,你去广州打工,小小发了一点财,你就四年没回家,背地里听嫂子说,你想离婚。97年你回来了,天天发脾气。你天天都在思考,怎么和我们说,你要离婚,幸亏你的良心还没有泯灭,就很焦虑,天天骂人,天天抽烟。有一天,我不顺你意,你就把我小学得的一墙奖状全撕了,说我就是猪,老师也是猪,是猪让猪得奖状的,你骂了一晚上,一直骂,一直骂,还拿出棍子要打人。给邻居说,我就是一头猪,一头笨猪。经过一年,你也没把离婚说出口,又出去打工去了,又是很多年没有回家,每次电话,都是说我们钱用多了,我记得,我妈买了一个农村做的那种普通沙发和一排茶几柜,加一个电饭煲,你就骂了几年,我在家里的十年,我们就添置了这点家当。你在外那几年,你到底在干什么,只有你自己清楚,我想不明白,一个人到老了,都没有学会反省,这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到底谁是猪,我无法回答。
 
爸,你还记得吗?你把我们家所有亲戚都得罪了,都得罪了。我舅舅们,心疼姐姐,你总打我妈,总打,找你理论,你就说:曹婆娘,你要滚就滚,娃不能带走。我妈是心疼我,每次舅舅们半夜赶来,要带妈走,你就拿我威胁我妈,我妈每次都是哭着跟舅舅们走到半路,就跑回来,说她舍不得我。舅舅们见我妈每次都放不下我,他们后来就不管了。你还好意思,给村人讲:你是多么有谋略,一群人都没斗过你,赌那曹婆娘就不敢离开这个家。爸,你每次一脸无赖地吹嘘,你是多么威风地对抗我舅舅们,我真的鄙视你了,你知道吗?鄙视你了。我妈那时候,就给我说:儿子呀,你以后可不能这样对你老婆,要好好疼人家,知道吗?现在我也和我老婆扯证了,我很疼她,宠她,我要彻底甩开我爸的那一套。我记得,读大学后,我从东北坐火车回四川,都是大半夜了,到站后,我想找个亲戚落脚,我心里数了又数,这家亲戚,我爸得罪了,那家亲戚,他也得罪了,一个人在火车站徘徊好久好久。每次回来,我都得给亲戚说好话,叫他们不看你的面子,也看我妈和我的面子,你知道吗?
 
爸,你还记得吗?我读研究生时,你没给我一分钱,我都是做家教,那时候,哈尔滨的冬天真的是冷啊,零下30度,每节课15块钱,晚上一个人坐在公交车上,看着外面大雪纷飞,我一遍遍听《我的未来不是梦》,看着那个城市昏黄的路灯光,一遍遍地流泪,我那时候的心情,你理解吗?我研究生三年我都没回过家,过年的时候,我用电饭锅,给自己煮火腿白菜土豆,你一个电话,都没打给我,我都要等到初三才给你们打电话,我怕我自己会哭,我不会再在你面前流泪了,太伤人心了。
 
爸,你还记得吗?我2012年研究生毕业那年大年三十,那年你53岁,你就告诉我:从今以后我就是家长,家里所有事情,都和你无关,你就这样把家长的重担甩给了我,那时候,家里就只有2000块钱。你说的是那么坦然,好像你功不可没,为了这个家庭,你做了好大牺牲似的。我当时也没说什么,我知道,我们这个残败的家,本来就一直不是我的港湾,多少年,我就已经一个人在扛了,继续前进吧。
 
爸,你还记得吗?2013年,你吵着叫我拿钱给你修三层楼房,我那时候就3万块的存款,我当时真没有啊,在电话里,我一直叹气。你后来给村人讲:你提修房子,我叹了10口气,叫我把养我长大读书的钱,全部还给你,你还跑去给舅舅们讲,被舅舅们屌了一顿,你才闭嘴的,你知道吗?你多伤一个人的心。你脾气大,能力小,婆娘嘴,我真的不知道怎么说你了。那个时候,你还喜欢打电话叫我给你汇报工作,问我在干啥,我说在搞通信,你叫我给你讲,我给你讲了,你说没听懂,说我没水平,学了这么多年,自己的工作给当农民的爹都讲不明白,我真的无语了,估计,总裁来也给你讲不清楚。对,我们都有问题,你没问题。
 
爸,你还记得吗?2014年,老大给我讲,尼日利亚有个新项目,需要我去,我当时都没思考,就回答:我愿意。2015年我就来到了西非,你每次问我有女朋友没,我回答说还没有,你就说:你个狗日的,那么没用,连个婆娘都找不到,我年轻时候,随手一摸,一大把。爸,你有本事,我没那本事,行了吧。真的上天有好生之德,15年我有了女朋友,就是现在我老婆,我可没让你费一点点心,拜见岳父母,谈婚期,都是我一个人去谈的,和你半毛钱关系都没有。去年圣诞,我回家去湖南和岳父母谈婚礼时间,当时岳父母看5月份日子不错,问我行不?我当时就拍板:没问题。岳父母一脸诧异,你不和你父母商量一下,要和家长商量一下呀。我告诉他们:我就是家长,我已经当家长好多年了。当时,岳父母就傻眼了,这怎么不合逻辑,其实,他们哪知道,不合逻辑的地方其实很合逻辑,只是那不合逻辑背后的辛酸,他们不知道罢了。
 
爸,你还记得吗?去年,你死活要修房子,舅舅们都说了,你按照城里设计,修四间平房,里面装修和城里一样,我都说了,你们的家电和城里配置一样。你死活不听,要修三层楼,这次倒好,老房子,直接拆掉,都没告诉我,我还是从我侄女那知道的,我知道:你吃定我了,霸王硬上弓,房子拆了再说,知道我狠不下心,不给你们钱。我打电话给你说:我刚在湖南买了新房,还要办婚礼,今年钱不宽裕。你说:我去借,借了你还就行了,说的那么坦然,我真的说不出话来了。2001年,我妈长期怄气,得了食道癌,幸亏老天可怜苦命人,发现是初期,你在医院天天发飙,我自己一边抹眼泪,一边跑去药房,菜市场,给我妈拿药买菜,就像鲁迅小时候一样,一边给我妈熬鱼汤,你在旁边一直骂,一直骂,骂我这不行,那不行,骂的我特别不自信,骂的我浑身发抖,心理在这种生活状态下也出问题了,这影响了我很长时间。前些年,我一到家,你就说给我说个重大的事,你说:我最近做梦了,查周公解梦,很不好,估计你妈活不过明年。我当时听了,那个滋味啊,我真的很想甩你一个耳光,这话,你说了5,6 年,托老天的福,15年过去了,我妈好好的,我妈身体好着呢,你自己想想,你给我说,估计我妈活不长,当儿子的怎么想啊。
 
去年,你终于把三层楼房修好了,在我们那个村子是数一数二的,一到没钱的时候,你就叫我妈给我打电话要钱,你知道,我心疼我妈,我会给钱,谢谢你,这么了解我。家具全买好了,去年圣诞回家:你给我老婆介绍,这个房子好,这个家具好,我都没说什么,介绍半天,你把一台低音炮从客厅的组合柜里搬出来,来了一段high曲,告诉我老婆:这个听音乐不错。我老婆诧异了,知道这钱都是我出的,要么找亲戚借的。我老婆深深看了我一眼,我知道她在想什么。爸,你还在那唾沫乱飞地介绍低音炮如何如何,我真的疑惑了,你脑子进水了?那套房子带家具,在我们那个偏远的农村,花了27万,县城都能买一套了。这样的房子,后续转手,5万都卖不出去。那天晚上,我老婆先去睡了,我爸问我:你岳父母要彩礼不?多少?我说:10万。他说:那不行,我们不能出一分彩礼,还得让她家陪20万过来。我当时定定看着他,心里想:爸,你生活在月球上吧,我现在淡定多了,抽了一口烟,告诉他:你别管了,我自己解决就行了。然后他说:你也别抽烟了,浪费钱,看到他手上点的烟,我无语了,当年家里那么穷,他每天都要买一包抽,他考虑过省钱吗?
 
今年年初,岳父就把彩礼全部给我老婆了,岳父说:他不忍心拿我的钱,一个小伙子跑到非洲,那是拿命在挣钱,不忍心啊,我听了,我半天无话,人家把女儿养大,托付给我,什么都不要,我在心里告诉自己:自己一定要这辈子对我老婆好。
 
现在村人常常问我爸:你有啥成功经验,培养你儿子读书读出来,还能进入一家不错的公司,还能到国外。我爸就开始往碾盘上一站,披着衣服,单手叉腰,一手开始指指点点,拿出指点江山的气势。我说以下10点。。。。。。我碰到过一回这种场面,我当时想起白云黑土那个相声,我当时真想扒个地缝钻下去算了。
 
爸,你还记得吗?今年年初,我打电话回来,你问我工作怎样,我说:今年经济形势不好,压力大,你说:你就是笨猪,啥压力,你看我,天天打打小麻将,干点小活,不是调节的挺好吗?是好,因为你找到了我这个接盘侠,不能离职的接盘侠,你是爷,不敢让你背KPI,行了吧?然后你追问:为什么全球经济形势不好,我半天无语,估计你又在心里骂我是猪,这都讲不清楚,习大大能讲清楚,你去问吧。
 
本来这些话都要烂在我肚子里的,从上高中起,我就有紧张的毛病,爸,拜你所赐。一紧张,大脑一片空白,什么都想不起来,影响我多年的考试和测试,我一直在克服,读了很多国内外的心理学书籍,特别读到国外一些大家写的心理学书籍,都说到一点:我内心的小孩受伤了,而且伤痕累累。感谢老天,最近,我终于找到一套方法论,来解决自己的心理问题了,已摸到救治自己心理的门槛了。所以,我今天把这封写给我爸的信,写出来,可能这辈子,他都读不到这封信,为了治疗自己的心理,我告诉自己:一定要写出来。原谅才能放开自己,为了自己的家庭,自己的老婆,自己将来的孩子,自己的工作,有一个更好的状态,我必须这么做。
 
最后,想想工作的这五年,非常感恩自己现在的公司,谢谢一路上老大和导师们,接受我这个不好的自己,没有放弃我,带着我一路冲锋打拼,我也有了自己的小家,我相信:我会调节好我内心受伤哭泣的小孩,更好地面对工作和生活。
 
最后,谢谢生活,谢谢这片苍凉的土地,谢谢《平凡世界》的孙少平和晓霞,一个脆弱灵魂每次都在被心理病态折磨时,看看你们,我没有放弃,终于坚持到:找到医治自己心理伤害的药方。谢谢,谢谢这个世界。
免费入住:15805990201 审核后联系微信:youjackPC、手机端和微信三网同步
赞(0)

网友留言评论

2条评论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
声明:频道所载文章、图片、数据等内容以及相关文章评论纯属个人观点和网友自行上传,并不代表本站立场。如发现有违法信息或侵权行为,请留言或直接与本站管理员联系,我们将在收到您的信息后24小时内作出删除处理。